广东快乐十分

广东快乐十分 > 新闻 > 正文

E20研究院:“猪市”不顺,环保该不该“背锅”?

时间:2019-12-06 13:36

来源:中国固废网

作者:傅涛、丁宁

评论(0

2019年猪肉价格如坐上火箭,直线拉升,谁应该为高攀不起的“二师兄”负责?联想到2015年以来针对畜禽养殖业开展的“禁养区划定”执法行动,很多人第一反应将矛头指向了环保。“猪市”不顺,环保该不该“背锅”?

2019年10月上旬以来,猪肉消费市场较平均水平下降20%-30%,而10月份的全国规模以上定点屠宰企业的屠宰量同比降幅达到46%,远超该消费市场下降幅度,“猪”市供需缺口明显。而在年初以来连续三季度能繁母猪产能同比大幅下降影响下,供给短缺难以迅速得到弥补,导致猪肉价格连月来持续承压高企。2019年猪肉价格如坐上火箭,直线拉升,谁应该为高攀不起的“二师兄”负责?联想到2015年以来针对畜禽养殖业开展的“禁养区划定”执法行动,很多人第一反应将矛头指向了环保。“猪市”不顺,环保该不该“背锅”?

E20研究院分析,2015年以来针对畜禽养殖业接连出台的“禁养”政策,对畜禽养殖业科学发展、“水十条”落实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对生态环境整体利好明显。虽然在落实过程中一些地区出现“一刀切”现象,但与今年生猪产能急剧下降没有直接关系。调研数据表明,“禁养”政策落地过程中带来的生猪存栏量减少与“猪瘟”影响下的产能下降相比影响甚微,“环保”成为此轮猪肉价格高企的“背锅侠”实属不该。

如何避免“好政策”带来“坏影响”?如何推动养殖业科学、健康发展,助力生猪市场回温,形成差异化、精细化养殖管理体系?以“两山经济”为指引的绿色绩效评价与差异化管控或将成为解决之道。

1.环保加强,畜禽养殖规模化转型与水污染防治双重受益

2015年以来,由于生猪养殖业对水资源的需求量高、污染大,与环境保护的矛盾日益突出,特别是南方水网地区等生态敏感区的环保压力明显加大。近年与生猪养殖业相关的环保政策陆续出台,这些政策聚焦传统小规模散养对生态环境特别是水资源的污染,提出要加快转变行业生产方式,促进规模化养殖的发展,降低散养的规模。其中,新《环保法》要求环保不达标的养殖户加速退出,提高养殖成本;《水污染防治计划》明确提出要防治畜禽养殖污染,科学划定畜禽禁养区,2017年底之前依法搬迁或关闭不符合标准的养殖企业。原农业部出台了“南猪北养”政策,2015年下发的《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对珠三角、长三角、长江中游、淮河下游等水网地区和丹江口库区,进行生猪养殖布局优化,提出转变方式,提质增效的原则,大力发展生猪标准化规模养殖,提高养殖的生产效率和生产水平。

表1 近年来部分生猪养殖业环保规定

1575610907439390.jpg

 资料来源:各部委官方网站,恒大研究院

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为“水十条”的落实提供了一定的基础,对水污染流域治理带来了利好。同时,通过对畜禽粪污的综合管理,为农村综合环境整治工作也带来了明显裨益。对于长期以来环保问题严重、小规模养殖散户效率低下等问题频出的畜禽养殖企业而言,此轮环保政策的出台,也对行业的规范化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对加快推动畜禽养殖行业科学、规模化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2.部分地方环保执法“一刀切”,产业政策实施不衔接

在中央各部委的大力推动下,各地方纷纷制定了划定禁养区和区内污染养殖户搬迁计划,在环保政策落地时,有的地方以环保执法或者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为借口,对生猪养殖等简单一禁了之等粗暴管理方式,导致以规范行业发展为初心的环保政策出现局部扩大化的现象。

禁养区划定范围扩大化

从(原)环保部公布的进展情况来看,我国禁养区养殖场关闭搬迁工作进展顺利。但在执行过程中,地方政府不仅出于环保需要,还综合甚至更多地考虑了城镇化发展、动物防疫、文物保护、基本农田、河道管理等多种因素划定禁养区。尤其是城镇化水平高、工业发达的地区,畜禽养殖禁养区范围较大。例如,广州市市辖区的番禺区,在今年5月修订了生猪的禁养区规划,禁养区面积由原来的50平方公里大幅扩大至410平方公里,达到原规划面积的8倍。

南北差异化导致供需不平衡

同时, 农业“南猪北养”政策推进过程中,也由于南北生猪产业转移发展不衔接、不配套的问题,在短期内对生猪布局和产能造成了影响。农业部《关于促进南方水网地区生猪养殖布局调整优化的指导意见》提出,根据南方水网地区水环境保护要求和土地承载能力,科学确定各区域适宜养殖规模,须减则减,宜调则调,其中珠江三角洲水网区应坚持减量为主,长江中游水网区加快退出禁养区内生猪规模养殖。但实际上南方地区在减少养殖规模的同时,北方地区无法承接或不愿承接生猪养殖产业,加剧了生猪的供给短缺。一方面,由于生猪养殖业本身投资大、风险高、收益低等特点,同时北方地区也面临环保压力,因此对于承接生猪养殖也存在顾虑。另一方面,由于地理、气候与人文条件的差异,一些北方地区客观上并不具备直接承接南方转移的生猪养殖产能的条件。

因此,在部分南方地区“一刀切”划定“禁养区”,加之北方地区承接生猪转移产能条件有限的客观背景下,环保和产业政策落地过程中对畜禽养殖业带来了一定的冲击。生猪作为我国养殖业的主要畜种,产量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据调研数据显示,调减南方水网地区养殖总量1600万头,全国水网地区133个主产县禁养区内关闭或搬迁养殖场24659个,减少生猪存栏282万头。

3.“猪瘟”导致肉价高企,环保执法并非主因

2019年1季度开始全国能繁母猪存栏和生猪存栏数据双双开始加速下滑,直到9月份环比降幅才收窄,而居民对猪肉的消费习惯一时间难以改变,猪肉的“刚需”性能驱使下产量供不应求导致猪肉价格高企不下。结合2015年以来我国环保持续加强的态势,不少民众将“环保执法”与“猪肉涨价”二者关联起来。然而,环保真的是此轮“猪市”不顺的“罪魁祸首”吗?

编辑:李丹

0
  • 微信
  • QQ
  • 腾讯微博
  • 新浪微博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0人参与 | 0条评论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水网/中国固废网/中国大气网“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表、音频视频等,版权均属E20环境平台所有,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E20环境平台保留责任追究的权利。
媒体合作请联系:李女士 010-88480317

010-88480317

news@e20.com.cn